锐评 有钱任性亏麻了的PIF重仓Magic Leap

 

 

近日,有“美国乐视”之称的AR眼镜品牌Magic Leap宣布再次获得了“老实人”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的5.9亿美元投资。算上之前PIF投的4.5亿美元(2023年)、4亿美元(2018年),PIF已持有Magic Leap超过54.9%的股份,PIF已经成为了Magic Leap当之无愧的大股东。

 

图源:网络

 

那么问题来了,对于“老实人”PIF来说,加码“美国乐视”Magic Leap到底是亏了,还是赚了呢?本期的锐评,我们就来谈一谈。

 

“美国乐视”Magic Leap

 

Magic Leap是一家成立于2010年的美国AR眼镜公司,创始人Rony Abovitz是一个连续创业者,其早年创立的一家医疗机器人公司曾在2013年被美国医疗设备巨头史赛克以16.5亿美金的估值收购。

 

Magic Leap的创始人Rony Abovitz有着如此辉煌的创业经历,加上会做PPT或者画大饼,使得Magic Leap曾经风光无限过,一大批机构争着投资。从2014年2月的5000万美元A轮开始,2年时间里Magic Leap完成超过20亿美元融资,包括谷歌、阿里巴巴、高通等科技巨头,以及KKR、KPCB、大小摩等明星机构都入股其中。

 

2015年底,凭借“在体育馆地板上跃起的大鲸鱼”的AR概念视频,Magic Leap引发业界轰动,一跃成为明星AR创业公司,谷歌CEO Sundar Pichai甚至还加入其董事会为其背书。

 

图源:网络

 

很快该视频就被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曝出其惊艳效果是由特效合成,Magic Leap的真实产品远远未达到此水平,距离微软的 Hololens 都还有差距。Rony Abovitz则是对报道进行否认。

 

过了一两年Magic Leap首款产品Magic Leap 1上市,40度的水平视场角、采用的是与HoloLens相同的光波导技术而非此前宣称的光纤扫描技术,售价高达2300美元。行业专家表示,Magic Leap 1太大太笨重,视场角太小,其技术和产品明显“货不对板”,技术水平远未达到视频宣传片那样震撼的效果。Oculus VR联合创始人 Palmer Luckey 当时评价这款设备为“一堆惨剧”。

 

结果可想而知,Magic Leap 1销量惨淡。Rony Abovitz本来期望第一年能卖出100万台,后来将目标下调到了10万台,最终官方也没有公布具体的数量。网传Magic Leap1的公开销量是6000台,去掉免费送人的4000多台,实际销量不到2000台。

 

图源:网络

 

Magic Leap 1糟糕的销量表现,让Magic Leap的估值暴跌,从2019年的64亿美元跌至2020年的4.5亿美元。与此同时,Magic Leap也开始走下坡路,2019年11月,Magic Leap被曝抵押专利融资10亿美元;2020年,Magic Leap裁员大约1000人——占公司员工总数的一半。同时逐步关停消费者业务,转向企业级产品,同年创始人兼CEO Rony Abovitz离职,CEO由Peggy Johnson接任,到了2021年Magic Leap又遭遇大批高管离职。

 

2022年Magic Leap 2发布,2023年Magic Leap与Meta就AR合作进行谈判,同年再度更换CEO,贝恩资本的科技业务高管Ross Rosenberg成为了Magic Leap新一任的CEO,他曾在丹纳赫、第一太阳能和Belden等企业执行转型增长战略方面提供过帮助,领衔过所述公司的新技术、新产品和新服务的发布、开发和收购。

 

从Magic Leap的经历看,跟我国的一家公司乐视很像。当年乐视凭借“为梦想窒息”、“生态化反”等PPT坑了不少人与机构。CCTV给乐视的定性是乐视用一份份精美的PPT吸引了众多的投资者,乐视网的股价也是上涨了40多倍,包括贾跃亭在内的原始股东,从2012年开始不断减持套现,赚的盆满钵满,留下众多的机构和散户接盘,损失惨重。

 

图源:网络

 

Magic Leap通过视频骗人,乐视通过PPT骗人,二者有相似之处,于是Magic Leap就被称作“美国乐视”。与无人接盘、一地鸡毛的乐视相比,“美国乐视”Magic Leap遇到了它的贵人——“老实人”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

 

“老实人”PIF

 

据了解,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创建于1971年,目的是代表沙特阿拉伯政府投资资金。果然是“头顶一块布,天下我最富”,有了中东土豪的加持,PIF一举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之一,估计总资产至少有6200亿美元。

 

图源:网络

 

PIF早期投资基本聚焦沙特国内,后来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提出“2030愿景”,目标之一就是致力于成为全球性投资强国,PIF的投资也开始投向全球。自那以后,沙特一方面利用PIF等主权基金和大型机构在国内外进行大量投资外,亦向海外企业伸出橄榄枝,希望吸引大量外部资金参与到沙特版的经济改革大潮中。

 

可能是“人傻钱多”的缘故,PIF成了“老实人”亏了不少。根据2023年8月6日公布的年度财务报告,PIF在2022年综合亏损156亿美元,PIF持有沙特股票比重从24%大幅上升至32%,很大程度上归结于2022年2月沙特阿美的4%股份被划入PIF;国际战略资产的投资比例从20%降至10%。不过,PIF管理的资产从2021年的5278亿美元增至5955亿美元。

 

图源:网络

 

让PIF亏的最多的非软银的愿景基金莫属了。2016年9月,孙正义以“平均1分钟募资10亿美元”的节奏,在一场45分钟的演讲中让PIF豪掷了450亿美元, PIF也一举成为软银愿景基金最大LP。在演讲中,孙正义不但列举了软银将如何帮助沙特转变经济模式,还搬出投资记录证明自己的实力。结果愿景基金仅去年一年就亏掉了320亿美金,让PIF损失惨重。

 

此外,投资美国公司也让PIF亏了很多。比如其重仓投资的美国新能源汽车企业Lucid,一度占到PIF美股投资组合的约25%。该项投资虽在2021年给其带来逾百亿美元的投资回报,但2022年便出现股价大跌带来巨额损失;截至2023年第四季度由于企业交付量和产量均较上年同期下滑,导致股价跌至历史最低点,更难以指望它“收复”投资亏损。

 

图源:网络

 

还有押宝Uber。2016年PIF向Uber注资35亿美元,创下当时全球企业的最大单笔投资。但疫情期间,Uber股价大幅波动,投资价值缩水严重。使得PIF对Uber的持股估值约23亿美元,占投资组合约8.4%。

 

不出意外的话,前面我们说的“老实人”PIF加码“美国乐视”Magic Leap十有会亏损。反正笔者是不看好PIF投资Magic Leap的市场前景。

 

写在最后

 

估计一时半会儿,PIF很难从Magic Leap的坑中爬出来,不过PIF却早早地将目光投向中国市场,大有重仓中国市场的架势。

 

2023年12月8日,在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香港交易所与未来投资倡议(FII)研究所合办的FII PRIORITY亚洲峰会上,PIF负责人亚西尔·鲁迈延透露,PIF计划在中国内地增设办公室,这使得规模超过4万亿人民币的PIF有望将部分资金投向中国市场。

 

图源:网络

 

PIF又准备开辟中国内地办公室——这无疑是加大中国市场投资的重要信号。PIF负责人亚西尔·鲁迈延分享了他的逻辑:“亚洲2023年经济增长约4.6%,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达52%,而中国成为全球26%的独角兽企业所在地。”

 

如果增设办公室顺利的话,说不定未来PIF会投资中国的XR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