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评 坚持近七年索尼终于要干掉初代PSVR

 

 

近日,索尼在官网宣布将在2023年12月20日停止PlayStation 4 Pro CUH-7100系列游戏机和PlayStationVR CUH-ZVR1的售后服务,这意味着初代PSVR即将失去官方的售后支持,今后玩家们的机器出了问题只能依靠第三方了。对此,本期的锐评,我们就来展开讨论。

 

图源:网络

 

01、“双面”索尼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索尼这家厂商,我想是“双面”,它既是一个良心厂商,也是一个缺德的厂商。

 

A面:在GDC2016(2016年游戏开发者大会)上,索尼召开发布会正式发布了VR头显设备PSVR(为了跟今年发售的PSVR区别,它被称作初代PS VR)并公布了其零售版发售价格,399美元(约合人民币2895元),该设备将于2016年10月正式发售。

 

图源:网络

 

初代PSVR采用5.7英寸OLED显示屏,整体分辨率为1920×1080,延时低于18毫秒,帧率可达120fps(使用了索尼自家的倍帧技术),零售版套装内包含有VR头显、耳机、转换盒以及若干线材。此外还会附赠一张包含若干个VR体验Demo的游戏光盘。

 

在初代PSVR上,还有很多好玩的游戏,《RIGS:机械化战斗联盟(RIGS: Mechanized Combat League)》、《直到黎明:血戮(Until Dawn:Rush of blood)》、《何以翱翔(How We Soar)》、《生化危机(Resident Evil 7: Biohazard)》等。

 

相比起手机等一年一更新的电子产品,初代PSVR长达六七年的生命周期,在这期间索尼上架新的游戏资源、提供官方售后服务,可谓是尽心尽力,业界良心,可把一些消费者感动坏了,直呼“索尼好”,更有甚者成为了索尼的铁杆粉丝。

 

图源:网络

 

B面:别看索尼勤勤恳恳为初代PSVR用户服务了六七年,把用户当“小甜甜”看待。一旦PSVR2发布了,立马变脸,用户成为了“牛夫人”。

 

索尼平台体验高级副总裁 Hideaki Nishino 证实初代PSVR游戏无法在PSVR2上运行。Hideaki Nishino 表示:“PSVR游戏与PSVR2不兼容,因为PSVR2旨在提供真正的下一代VR体验。PSVR2 具有更高级的功能,例如带有触觉反馈和自适应触发器的全新、内向外追踪、眼球追踪、3D音频,当然还有4K HDR。因此,这意味着为PSVR2开发游戏需要一种全新的方法,而不是初代PSVR。”

 

图源:网络

 

这也就意味着同样的产品,如果初代PSVR的消费者换了索尼最新的硬件平台PSVR2,那么它在PSVR2上就无法使用,要使用的话,消费者还得再掏钱,相当于一款游戏掏两份钱,这就让一些消费者大骂索尼“喜新厌旧”、“老用户不如狗”。

 

对比索尼的老游戏不兼容新硬件的做法,同样做XR头显的Meta就显得很厚道。即便发布了新的Quest 3,老游戏依旧能够在上面运行,而且画质更好、特效更多,或者发布的新游戏,也会兼容上一代的Quest 2,只不过特效之类的会少了很多。

 

索尼的“双面”让很多对它是“又爱又恨”,爱的是提供如此长时间的售后服务,让PSVR产品买的物有所值,恨得是PSVR2一出来,初代PSVR立马成了弃子,售后服务没了,新的游戏也与自己无关。

 

02、索尼抛弃初代PSVR之谜

 

至于索尼为何要在今年选择与初代PSVR“抛弃”,当然是为了进一步提升PSVR2的出货量了。在一次会议上,索尼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Hiroki Totoki评估了PSVR2的销售预期。他表示:“我们很高兴推出PSVR2,初代PSVR售出了超过500万台,我认为PSVR2很有可能超过这个数量。”

 

如果不给初代PSVR“使绊子”,PSVR2的出货量很难提振,事实证明索尼的做法是对的。在一次业务部门会议上,索尼证实PSVR2在从推出到四月的六周内售出60万台。这意味着PSVR2发布销量超过了初代PSVR,后者在发布前六周售出了约55万台。

 

凭借PSVR2的热销,索尼在XR市场的份额大增。全球市场方面,第三方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发布了数据,内容显示2023年第1季度Meta以49%的份额领跑市场,索尼以32%的市场份额排在第二位,即便到了第二季度市场份额下降了4%,索尼依旧是全球XR市场的“二当家”

 

图源:网络

 

国内市场方面,根据市场调查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公布的统计报告,2023年上半年我国VR头显设备出货量大幅下降 56%,结束了2021-2022年的连续两年增长。在如此背景下,索尼的市场份额逆势上涨。索尼以19%的市场份额排在PICO后面,是市场份额唯一没有下滑的厂商。

 

图源:网络

 

值得一提的是,抛弃初代PSVR对索尼的用户基本盘影响不大。索尼一直视PSVR系列产品为PS系列产品的配件,PSVR需要配合PS使用,有PSVR的用户一定是PS用户,而PS用户不一定是PSVR用户。在索尼公布的2020年Q1季度财报(截止至2020年6月30日)数据上,PS4全球总出货量已达到1.123亿台,而初代PSVR数据,官方在后来披露才超过500万台,索尼对作为配件的初代PSVR“下手”,并不影响PS4的使用。

 

总的来说,为了PSVR2的销量,加上PSVR用户无足轻重,索尼只能“委屈”初代PSVR了。

 

03、写在最后

 

今年,Meta首席技术官Andrew Bosworth在一次Instagram问答中,他称:

 

我可以说,今年代表着一个相当大的巨变。自从推出Rift和所有开发工具包以来,Meta平台迈入了一个新的层次。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所谓的VR 2.0,包括Meta Reality,其中包括手部、眼部、面部追踪技术,只要有可能,这将成为这些类型设备向前发展的新基线。

 

Bosworth似乎指的是2022年底发布的Meta Quest Pro。正如扎克伯格所证实的那样,将于今年Meta Quest 3使用相同的MR系统(被Meta称为“Meta Reality”)。

 

图源:网络

 

领头羊Meta整了一个VR2.0,并推出了产品,这就对MR系统不出色的PSVR2构成了竞争压力,索尼是跟还是不跟?不跟的话,落后了怎么办;如果跟了,按照前车之鉴,PSVR2的生命周期会短于即将被干掉的初代PSVR,这对于索尼来说,是一个难以艰难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