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新世界一半是虚拟一半是现实

《商业价值》杂志5月刊特别策划/

 

《商业价值》杂志5月号特别企划

(聚焦钛媒体重磅活动品牌T-EDGE,2016T-EDGE首届国际虚拟现实产业峰会见)

坐在望京办公室楼下的咖啡厅里,花火总裁楼迟的心情很是不爽。 除了没完没了地熬夜,更重要的原因是当天下午又有竞争对手要发布一款VR产品。

“我感觉这东西越来越没意思了。” 自从去年离开媒体进入VR圈创业,最初凭借自己在算法方面的技术优势,楼迟信心满满。 他相信他所做的事情会很有趣。 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但在过去的六个月里,随着越来越多的竞争者进入市场,这个行业开始发生变化。

虽然融资和研发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但楼迟还是觉得大家用Google Cardboard改版来做各种硬件产品,这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都是三星 Gear VR 的仿制品!”

不过,暴风科技创始人兼CEO冯昕并不惧怕更多的竞争者进入市场。 大家来炒作VR市场没有错。 冯鑫没有理由不更加猛烈地拥抱VR:两年前戴上Oculus头盔的那一刻,成为扭转局面的重要定格。 短短1分钟的体验,不仅让他转了4个小时,也彻底改变了暴风科技的发展方向。 很快,冯鑫就将VR作为公司新的增长点,开始研发暴风魔镜。

可以说,进军VR的战略不仅帮助暴风走出了视频版权大战,也让暴风变成了一只怪物股。 从规模上看,暴风魔镜已经是国内最大的VR公司。

根据研究机构Digi-Capital的预测,VR/AR硬件和软件的市场潜力将达到1500亿美元,未来5年复合增长率有望超过100%。 如果说这样的数据还不足以凸显VR/AR未来的地位,那么扎克伯格对“VR将是下一代计算平台”的判断就更直观了,和他持有相同想法的巨头还有很多:微软、索尼、三星,还有希望依靠VR东山再起的HTC。

当然,我们不能忘记忠实的、蜂拥而至的中国VR追随者。

VR 的后代:你是在拥抱 VR 还是 VR 故事?

VR让冯欣谈生态成为可能。

随着视频内容的爆发,暴风影音以什么都能播的能力迅速被市场认可。 到2009年1月,暴风影音日活用户超过2200万。 然而,此后情况急转直下。 视频网站的兴起和用户付费意识的增强,大大降低了用户对本地播放的需求。 2013年对于冯鑫来说是非常痛苦的。 当时,公司能否上市还是个未知数。 如果不上市,在视频版权的肉搏战中将处于极为不利的地位。 焦急的冯鑫开始寻找新的突破口。 次年,暴风开始在公司内部进行同质化孵化,但以失败告终。

但随后与Oculus的相遇改写了暴风和风信的命运,暴风镜在一年内迅速成长:

2014年4月,冯欣第一次体验了Oculus。 冯欣放弃了之前的突破——投影仪,开始研究VR设备;

5月1日前后,VR被暴风视为新的增长点,开始研发暴风镜;

同年9月,第一代暴风魔镜上市。 在随后的14个月内,完成了4代产品的迭代,推出了包括Mo ONE、极兔VR相机、魔镜VR相机、小魔镜在内的一系列产品……

暴风CEO冯鑫/

暴风CEO冯鑫

冯鑫认为,新硬件根本不是小公司做的事情。 除了硬件本身,还有线下的体验店和内容。 当时很难预测到底是硬件刺激了内容产出,还是内容拉动了硬件销量。 最好的方法是双管齐下。 手机销量第一的厂家天津爱士德进入了冯鑫的视野; 之后,冯鑫找到华谊合作VR内容,并找来了前酷派VP大力推销。

目前魔镜的员工人数也达到了500人。 截至暴风重播发布,暴风墨镜出货量已突破100万部。 平台上线游戏70余款,总下载量85万,平均每周下载量增长率为10%。 冯鑫今年的目标是:魔镜出货量突破1000万台,线下体验店达到2万家。

暴风不再是徘徊在上市成功十字路口的尴尬角色,而是高举“DT娱乐”大旗的呐喊者。 冯欣的野心是打造游弋于BAT巨头之外的联邦VR生态。 风暴生态的逻辑,基本是沿着连接点、数字内容、商业模式这三条线完成的(详见钛媒体编辑马静的深度报道)《游弋巨人,冯鑫欲打造一个风暴联盟”)。

连接点是指用户接触商品和服务的瞬间场景,也可以称为入口。 此前,大多数人对入口的认识仅限于硬件设备。 冯欣也知道,硬件随时可能被迁移。 例如,如果你现在通过在线音乐应用程序听音乐,那么将来你很可能会使用智能耳机。 暴风魔镜、暴风TV都属于这一类。 换句话说,连接点也是内容分发的通道。 海量应用通过App Store分发,魔镜和TV将成为各自领域的App Store。

第二条线是围绕视觉和听觉两种感官对内容进行数字化和交互,具体包括视频、游戏和音乐。 暴风科技投资稻草熊影业的消息,就发生在吴奇隆大婚前夕。 很多人都知道吴奇隆是明星大佬,但鲜为人知的是,他其实是第一个提出影游互动概念的人,并且在《蜀山之战》中就已经实践过,最近上线的《蜀山战2》尝试了与综艺、选秀节目的互动。

最后,在将这些内容通过连接点传递给用户的过程中嵌入成熟的商业模式,满足用户理财、购物、玩游戏等需求,比如付费看视频、付费玩游戏。 这种模式的关键是找到最多的连接点,提供最丰富的服务,同时植入最多的商业模式。

风暴生态中包含的每一个环节,不仅要分布在三条线上的其中一条线上,还要与其他两条业务进行交互。

这套商业逻辑不管怎么说都很吸引人,但最吸引投资者的,恐怕还是因为暴风的一对:魔镜。 今年1月,暴风魔镜完成2.3亿元B轮融资,估值14.3亿元。

虽然大家都知道,如今VR发展受限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是VR硬件本身的体验; 另一个是内容。 但如果不戴眼镜,纯粹的谈话内容在资本市场上可能不会那么受欢迎。

三七互娱总经理李逸飞/

三七互娱总经理李逸飞

从2016年开始,三七互娱总经理李逸飞就不再亲自去看手游项目的BP,但如果涉及到VR,他绝对不会错过。

除了游戏公司,影视公司也加大了对VR初创公司的投入。 华策影视1470万入股VR公司蓝庭数字,持股7%,将联合VR综艺节目《谁是大歌神》; 友谊投资VR主题公园公司圣威特,将在苏州打造《集结号》的VR体验; 光线投资Dream VR,在影院测试VR社交; 奥飞先后投资了诺亦腾、时光机、乐享科技等5家VR相关企业。

权衡利弊后,李逸飞还是在加拿大进行了公司的第一笔VR投资。 Archiact总部位于加拿大,成立于2013年,40多人的研发团队来自Facebook、Google等科技巨头。 先后开发了《Lamper VR: First Flight》、《Lamper VR: Firefly Rescue》、《Waddle Home》等VR游戏,签约《暗网》等十余款VR游戏。

最终让李逸飞下定决心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国内的VR游戏团队很难让他满意。 在资本方面,VR确实是大放异彩,但大量资本仍在追逐硬件和平台。 大多数观点仍然认为硬件和平台是最有价值的。 这与手机游戏行业非常相似。 红利期过后,还有机会投入到渠道和分销上。 手游CP拿钱难。 VR游戏团队一般10人左右,制作的产品都很基础。 就算京城有心,他们也会非常谨慎。 现在一款VR游戏的研发投入在400万左右,由于缺乏可靠的变现渠道,持续融资成为他们唯一的生存之道,但资本面对内容团队的时候就是这么无私。

蝎子文化CEO陶晓峰告诉钛媒体,“做一款用户觉得好玩的VR游戏需要很长时间。 比如很多人认为赛车游戏很容易做,其实不然。 好的赛车游戏,比如A弯,什么时候转弯,什么时候直行,中间有节奏感,转化为用户体验时,时而紧张,时而疯狂。 这个东西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但是玩感觉的时候用户会印象深刻。”

开发难度绝不低于VR眼镜这种硬件设备。 内容开发团队无论是在产业链上,还是在投资人眼中,都处于双重劣势。 眼镜的决定,在更大程度上取决于内容。

相比于内容团队的融资困难,国内VR硬件厂商显然要轻松很多。 除了魔镜,去年底,上海乐享(大鹏VR)完成了1.8亿元的新一轮融资。 投资方为迅雷、小米和影影网络。 公司估值也升至8亿元。 关键问题是拿了钱之后如何生存,如何调整自己的定位。 这是他们面临的最大挑战。 毕竟这个故事基本上已经被几家较早进入市场的VR硬件厂商讲过了。 眼镜售出后,如何讲好《暴风镜》的故事,是暴风镜集体面临的问题。

从近期暴风跑赵与华为VR的“战略合作”中,不难看出端倪。 事实上,暴风只是这次合作中华为的内容合作伙伴之一,但在这件事上比华为自己的声音更大。 . 因为今天做VR眼镜的人都知道,真正的手机巨头入场后,出货量、线下渠道等先发优势很可能会瞬间被颠覆。 因为手机厂商在手机适配、眼镜产品与手机的联调研发、乃至线上线下渠道等方面都具有天然优势。

据余承东介绍,华为VR内部已经开始生产产品,但还没有到大规模进入市场的时机。 这次在华为P9发布会之后发布华为VR,主要是想告诉大家:华为有东西在这里摆出来。

除了已经推出产品的三星、HTC、华为之外,还有多少手机厂商盯上了这个市场? 如果全力以赴,VR的第一轮收割机能否存活下来? 楼迟不再执着于烟花工坊的核心技术——算法不再是引领VR硬件产品的关键。 毕竟随着高通820的逐渐成熟和对VR设备的支持,算法的降低,原本用于VR硬件的门槛是必然的趋势,楼迟将目光投向了引擎,目的就是才能更好的和手机厂商一起玩。

今天的VR领域有两大阵营。 一种是基于 PC 的 VR。 这里我们熟悉的是被扎克伯格收购的Oculus,还有微软的Hololens。 无论是在用户体验友好度还是技术成熟度上,都处于行业内。 顶层; 但我们上面提到的国内VR硬件厂商都看重了另一个阵营:移动VR。

扎克伯格对VR将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的判断,也认为未来VR可能会取代智能手机,但这需要多长时间? “可能是五年,也可能是 10 年,甚至 15 年或 20 年,”他说。 我的猜测是,构建这个生态系统至少需要 10 年的时间。 从最早的智能手机研发到智能手机进入大众市场,人类用了10年时间。

想要走移动VR这条路,至少得先看看刚刚过关的PC端VR如何。

诺亦腾CTO戴若犁/

诺亦腾CTO戴若礼

移动VR:从趋势到成熟

戴若礼在展厅为来访嘉宾演示了诺亦腾最新的VR解决方案——projectAlice。 佩戴VR头盔、动作捕捉手套、手持控制器,体验者可以在多个场景中体验:一会儿是茫茫大海上的海盗船,一会儿是《钢铁侠》中史塔克的虚拟实验室Man”,一时间变成了布满气球的梦幻童话空间。

这些前来体验的客人,大部分都是该解决方案的潜在客户。 作为Noitom的联合创始人和CTO,他基本上不需要考虑如何向资本市场讲故事。 企业级VR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商业模式。 该级别的VR市场以PC级别的VR为主,但应用领域更窄。 客户主要来自三个方面:第一个是教育行业,类似于多媒体教室的升级改造。 另外一个就是展览展示,内容审核,模型评价,其中展览展示的需求是非常非常大的。 三是线下体验店,也就是主题公园。

戴若礼表示,这三个品类中,主题公园最受欢迎,展览展示需求也很多,容易出现大单,比如某车100家4S店。

Noitom解决方案的商业模式是:

首先,项目Alice系统的毛利能够支撑运营。 用户一旦选择了首期的建设成本,就已经可以收回所有成本,赚取一点利润。 二是作为B2B解决方案,用户需要按年付费。 诺亦腾进行系统升级、维修、更新,包括软件、软件配套服务器、管理软件维护费用。 第三,如果他是卖票的体验店,他会找诺亦腾拿佣金,希望诺腾帮助他提高运营效率,具体布局体验内容,共同开发新的体验游戏。

在这个方案中,最有价值的是诺亦腾的传统优势:动作捕捉,通过光学相机、标记点和惯性传感器,实现对虚拟场景中人体位置和运动的捕捉。

美国一家公司发布的名为

美国公司发布的大型VR体验项目THE VOID

这个方案其实可以用在VR主题乐园中。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TheVoid了,此前他们发布了一段惊艳的视频,并表示将在今年推出主题公园。 据了解,TheVoid的解决方案价格昂贵,是国内普通体验馆无法承受的。 据可靠的业内人士透露,TheVoid每8个镜头就提供一次套餐,一组产品的报价高达数千万美元。 一个体验馆,永远不是靠一套产品就能解决的。 这个价格足以吓跑国内不少有意跟风VR主题乐园的娱乐公司。

即使发展了这么久,有了成熟的产品,PC级的VR也很难飞入寻常百姓家。 “其实PC端VR的定位很准确,就是游戏玩家,他们容易形成购买,容忍度更高。”不过,面向普通用户的售价不到100元的移动VR硬件设备真的能快速普及吗?覆盖市场,让VR普及? 作为体验过的人,戴若礼的判断是:“新技术什么时候能像当年的小米手机一样,追求性价比,在性价比高的东西都有的前提下,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你必须先通过。现在PCVR刚刚通过。”

uSens灵感联合创始人兼COO施驰与戴若礼有同样的判断,“对于移动端来说,基本上没有可以接受的交互方式,因为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据说移动端计算能力没有跟上; 另一个原因是移动VR的目标人群是普通人群,所以使用手机的人和使用电脑的人是不同的。 他们不会学习如何使用遥控器,移动端的内容和交互也不够深入。 捆。”

虽然本身是在移动VR领域,但世驰也认为更现实的市场在PC端。 首先,良好的体验是前提。 另外,游戏玩家是第一批容易接触到的VR用户,之后一体机可能会打动一些技术爱好者,但大多数人会以一体机产品和好的智能手机为基准. 如果你比这个贵,我还不如换个手机呢。 除了性价比,一体机的另一个挑战是内容。 欠缺,目前很多内容都是“尝鲜”,就像你买手机可能会尝试一个愤怒的小鸟app,但真正在用的深度app可能是微信,这是不一样的。

重复使用变现,用户续费付费,移动VR上基本没有这些内容。 最大的困境是你的产品的交付方式与你想要触及的目标群体不匹配。 你的目标是普通消费者。 但他们不太可能用‘揉太阳穴’的方式来进行长时间的交往。 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最好的交互就是赤手空拳。 因为这是一个移动设备,强调的是设备整体的移动性,不太可能增加外设或者其他配件:手机现在没有笔和键盘这些东西,所以计算平台级别的设备一定是伴随着一种革命性的互动方式。

因此,uSens灵感虽然也做了自己的头戴显示设备,但研发的重点并不在头盔的硬件上,而是在交互层面。

》交互主要分为几个层次,最基本的就是头部旋转,再往上就是手的识别,手的实时跟踪,然后是检测自己的位置,位置跟踪,最完整的了就是你对周围环境的感知,这个感知可以让你对整个环境做3D重建,你可以在这个重建的基础上自由添加一些虚拟的东西,这样就可以达到一个比较完整的体验,类似于HoloLens, Magic Leap希望实现的体验,对于这四个功能我们希望通过一个模组来实现,也就是多摄模组,我们第一款双摄,下一代产品应该会出现多摄。”

uSens凌感受访博士/

uSens联合创始人史驰博士

由美国Kickstarter众筹起家的uSens凌感科技团队,目前只有50人左右,是暴风科技的十分之一,而且大部分都是技术人员。 石驰也是技术出身。 他坦言,“我们不太擅长给资本市场讲故事”,但作为从业者,他观察到一个现象:

目前国内的这些公司,尤其是VR/AR公司,在估值超过1亿美元后基本没有财务投资者入市,都在二级市场。 因为大家可以讲一个故事,我需要一个策略,我需要接入一些现有的硬件资源,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其实金融投资者是看不到真正的价值回报的。

不擅长讲故事,并不影响uSens灵感获得各项国际大奖。 2015年9月,ImpressionPi在国际图形学年会Siggraph沉浸式虚拟现实大赛中获得Top 10; 2016年3月,uSens荣获ChinaBang年度科技创新&最受欢迎奖。

美国计算机图形学领域权威分析师Jon Peddie博士撰写长文,认为“Oculus、Magic Leap和uSens这三个公司为人类提供了与虚拟现实环境进行交互的可能性,更自然”。

或许VR未来的关键不在于VR眼镜,而在于平台级的交互方式或内容生态。

曾经有人问扎克伯格,你花 20 亿美元买下 Oculus 是不是看中了那个硬件设备? 他的回答简短明了:我们最感兴趣的是软件。 但是在任何新平台开发的早期阶段,您都需要同时处理硬件和软件方面的事情。 只有发展到一定程度,专业化才有意义。 所以你需要有一家在硬件方面做得好的公司,你需要一家在软件方面做得很好的公司。 一切都在迅速变化,您希望将更新迭代联系在一起。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长期目标是软件,但同时我们也会关注硬件。

所有巨头的目标都不是做硬件产品。 是不是觉得谷歌做不出一副像样的眼镜,就用便宜的纸盒来填号? 那是因为他对Android操作系统有信心。 Qualcomm + Android 可以继续将整个生态链从智能手机转化为 VR 设备。 国内基于Cardboard制作各种形态外壳的VR硬件厂商大多有哪些?

根据高通产品管理副总裁Tim Leland向钛媒体提供的最新消息,目前的骁龙820芯片已经可以很好地支持VR设备,未来在时延、算法、功耗、集成传感器等技术上. 它将继续快速提升,那么当前争夺时延的设备厂商接下来要打什么仗呢? 做硬件的门槛越来越低。 据不完全统计,纸板华人后裔近百人。

真正的VR生态将专注于计算平台的核心技术研发,而不是任何自言自语的商业模式。 在这一点上,从核心技术入手的VR先行者和专家们已经为我们做出了示范。 (本文为节选,全文摘自钛媒体网络独家首发《商业价值》杂志5月刊,文/张思、马静,编辑/张思)

现实虚拟头盔_虚拟人格和现实人格_上海vr虚拟现实/

钛媒体2016 T-EDGE首届国际虚拟现实产业峰会即将开幕

()

抢票地址即将关闭,抢票地址即将关闭,抢票地址即将关闭!

5月20日,深圳,不见不散

这将是一次影响力超过一百万人的峰会。 左边是来自中美两国的华丽嘉宾阵容,右边是最重要的VR行业研究报告。

《商业价值》杂志5月刊封面/

《商业价值》杂志 5 月号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