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虚拟现实保守的家比普通人更激进

纽特·金瑞奇(Newt Gingrich)是一位美国家,曾为美国国会保守派共和党领袖,1995年当选《时代》周刊年度人物。2012年曾参加美国总统竞选,中途宣布退出。

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个业余未来学家和科技博客博主。他访问过 Google X,对Uber 有自己的看法,还为 Mashable写过Apple Watch的评测。但目前他最感兴趣的是虚拟现实——尤其是 Oculus Rift,在本月初的时候他去到 Facebook 总部里去体验了一下。

 

“只要戴上 Oculus Rift 几分钟,你就知道百万人民都将会成天地把这个设备往自己脸上罩。就是那么神奇。” 

如果你对这位71岁的家关于Oculus Rift 的看法很感兴趣,或许可以听听Fusion 记者Kevin Roose对他的访谈。

 


虚拟现实哪里让您最激动?

我们从静态图片,到黑白无声电影,到有声电影,到彩色印片再到宽屏影院再到电视。现在,我们甚至能创造一个现实,在这个现实里一切都如此鲜活靓丽栩栩如生,甚至让我们的感知系统对待它如同对待真实世界一般。

 

我在体验 Oculus Rift 的时候……有一个场景,我站在70层高的一栋楼顶边上。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正站在70层高楼顶的边上。而且差不多你得不停告诉自己这是假的你才能冷静下来。

显然,虚拟现实游戏将会变得非常强大。而我想到的是,在教育方面,如果你能和乔治华盛顿同处一室,进行一场对话,会怎样?

你试了哪个 Oculus 的版本?

我试的版本(新月湾)据他们说已经离最终发售版很接近了。但目前明显还是原型状态。

 

你觉得虚拟现实会有什么方面的应用吗?

第一步,这个东西首先要流行起来。只有广泛流行起来了,它才能造成足够的影响力。当然,有可能我们离那个阶段还得有个几年。但是当我看到连苹果表发售第一天都能卖几百万个,事情可能会比我们想象得快。

 

Newt Gingrich 正在体验新月湾原型机

你会给自己买一个 Oculus Rift 吗?

基本确定以及肯定,我们其实已在和 Oculus 的人谈了。目前我们非常想拍一个关于乔治·华盛顿的电影,也正在和他们探索在虚拟现实里拍摄电影的方式。

 

Mashable会给你钱做Apple Watch的评测吗?

没有!

 

你喜欢 iPhone 还是安卓?

我用 iPhone,但不用 Mac。我理解不了 Mac,但我有 iPad 和 iPhone。在 iPad 上,我除了写东西以外什么也不干。我所有的书和笔记什么的都写在 iPad 上。

 

你用 iPad 写了本书?

是的。用 Pages 就好了。我直接在玻璃屏上打字,每周都要写两篇。

 

不少人对于 Oculus 小黄片都非常鸡冻,你觉得你对这种事情会有所期待吗?

我觉得人类的体验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展现出来,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很多游戏都包含了衣着暴露的小人互相残杀的要素,而它们的成功也不能说和这些东西毫无关系。它们同时满足了人们多方面的需求。

 

你担心虚拟现实会让人们疏远真正的现实嘛?

当年荷马坐在火炉边唱着伊利亚特和奥德赛时,就有很多人以为这些靡靡之声会让年轻人们迷失在幻想乡里。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之中,对于艺术和哲学最常见的抱怨就是它们经常挑战普通人习以为常认为理所当然的现实。所以,如果不那么激进的话,我会说这些玩意至少扩大了对于现实的定义。

 

Via:Fusion

关于虚拟现实可关注微信:VRer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