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元宇宙看国内外产业发展差距

TechWeb文/卞海川

 

元宇宙的快速崛起点燃了资本的火花,引起了投资界的广泛关注。 相关行业为之疯狂,虚拟宇宙的概念也被业界炒作。 A股市场犹如一阵“旋风”,概念股板块一路飙升。 时至今日,股市的疯狂仍未降温。

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元宇宙”商标申请总数为4368件,涉及企业689家。 腾讯、字节跳动、谷歌、Facebook(Meta)、NVIDIA等科技巨头纷纷推出“元界”领域的计划。 国内三大运营商似乎也看到了行业机会,纷纷加入了《元界》玩家阵营。

国内元宇宙“舞动”

元宇宙的概念起源于美国科幻作家尼尔·史蒂芬森1992年出版的小说《雪崩》。“元宇宙”和“阿凡达”是电影中经常出现的概念,与现实世界平行,沟通而在虚拟世界中娱乐人们,就是元宇宙的雏形。

如今,整个行业对于元宇宙的看法褒贬不一。 继续为Metaverse概念推波助澜的人无疑是扎克伯格,他直接将自己的公司Facebook更名为Meta。 用扎克伯格的话说,虚拟宇宙是一个“物理互联网”,一个人们可以走进这个数字空间进行真实体验的互联网。

与阿林元宇宙中的扎克伯格类似的是迪士尼首席执行​​官鲍勃·查佩克(Bob Chapek)。 “虚拟宇宙可能是迪士尼的未来。有一天,粉丝们将能够与迪士尼公主共进午餐。”

放眼国内,腾讯也看好元宇宙。 马化腾认为,下一代数字世界将是真实的、沉浸式的、智能的、开放的,将打破文字、图片、视频等传统内容交互的束缚。 他提出的“真正的互联网”与虚拟世界非常相似,他将自己对数字世界的商业想象融入其中。

腾讯总裁刘炽平曾公开表示,让虚拟世界更加真实,让现实世界更加虚拟体验,是一个融合的方向,也是腾讯的一个大方向。

与腾讯不同,网易和字节跳动对元宇宙的看法相对保守。 丁磊曾表示,元宇宙确实是一个非常热门的概念,但说实话,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接触过元宇宙。 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的一件事是,网易在各个层面的技术和规划上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我们知道如何设计规则,如何储备技术。 ”

“所以你不用担心,当虚拟宇宙到来的那一天,我们不会毫无准备,枪一响,我们可能跑得比谁都快,我只能回答这个。” 丁磊说道。

此前,字节跳动已收购Pico并申请注册“Pico Yuanverse”商标。 字节跳动产品与战略副总裁朱军表示,他看好VR/AR技术未来在办公、学习、视频、娱乐等各个领域的应用,但这与VR/AR技术的发展无关。元宇宙的概念。 我们一直对特别大、非常抽象的概念保持警惕。

百度、哔哩哔哩等国内科技巨头纷纷对元宇宙概念发表看法,认为行业必须冷静务实。 即使在几年之内,虚拟宇宙也只是一个伟大的愿景。

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在做客央视《对话》节目时更是直接给元宇宙泼了一盆冷水。 “如果每个人都生活在一个虚幻的空间里,就不会给人类社会带来真正的发展。Facebook的“元宇宙”的想法很好,但我认为元宇宙并不代表人类的未来。相反,它代表了人类的未来。 “人类的衰落,目前来说,虚拟宇宙中的一切都还是虚幻的,就算实现了,也是虚拟现实。”他说道。

业界的激烈讨论将元界推向了热度顶峰,捆绑元界理念的公司不断涌现,对市场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据封面新闻统计,78只“元宇宙概念股”近一个月平均涨幅超过25%,只有两只个股下跌。 其中,中青宝和佳创视频月内分别上涨116%和84%。

“股价暴涨、业绩惨淡”是元界概念股的常态。 封面新闻统计发现,上述78只元界概念股中,有37家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出现下滑,8家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出现下滑。 显示亏损状态。

TechWeb查阅涨幅前两名的嘉创视频财报发现,2017年至2020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净利润均为负值。 作为音视频解决方案提供商,其近四年主营业务一直为负。 生意没赚到一分钱。

回复深交所要求解释公司主张“公司开展的VR业务涉及元界理念的核心技术基础之一”的理由和依据,相关表述是否严谨、合理,贵公司是否有积极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的“情况”,嘉创视频表示,通过关注和学习元界相关知识,相信公司的VR业务和VR概念元界在关键核心技术支撑上具有一定的相关性。

通过查询发现,嘉创视频的VR业务实际上并没有贡献大部分收入。 2020年,VR业务实现营收511.44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4.02%,净利润-732.11万元,占公司净亏损的14.95%。 ;

“元宇宙”的混乱甚至让业界对其失去信心,甚至称其为企业家“造新词”、资本“疯狂炒作”的PPT概念。

什么是真正的元宇宙?

在了解元宇宙之前,我们不妨先看一下国​​外科技巨头对元宇宙的投资情况。 以最近盛赞元宇宙的Meta为例。 与元宇宙密切相关的VR相关业务实现了快速增长。 其中,Meta 2021年中期业绩非广告业务营收为12.29亿美元,同比增长85.37%,增速远高于往年。 Metaverse 以及虚拟和增强现实业务正在慢慢成为 Meta Platforms 整体业务中越来越大的一部分。

在硬件层面,Meta最近推出了触觉传感手套,并分享了软机器人、微流体处理器、手部追踪、触觉渲染和感知科学方面的工作进展。 简单来说,这款手套可以提供一系列触觉反馈,增强人与虚拟世界的联系。

尽管业界对元宇宙的定义不同,但支撑整个元宇宙概念的技术方向正在逐渐清晰。 短期来看,VR/AR必定是元宇宙的第一个入口。 软硬技能的技术硬实力是元宇宙的关键。 宇宙的一个组成部分。

东吴证券研究所首席分析师侯斌在接受TechWeb采访时表示,元宇宙是一个通过技术能力构建在现实世界基础上的虚拟活动承载平台。 它复制了现实世界的底层逻辑,用户可以在元宇宙中进行游戏。 社交、娱乐、创造、教育、交易等社会活动在宇宙中进行。 元宇宙具有连续性、实时性、兼容性、可连接性、社交性强、经济系统稳定等特点。

元宇宙的真正实现是在共享基础设施、标准和协议的支持下,通过众多工具、平台和技术的不断集成和演进最终形成的。

国内外产业链的实际差距

与国内对元宇宙概念的炒作不同,国外在产业链发展、企业创新应用等方面均取得了突破。

在芯片方面,无论是高分辨率微型显示芯片还是低功耗高性能计算芯片,以高通为首的芯片设计巨头都走在了前列。 据VR Gyro统计,2021年上半年,高通XR芯片已成为绝对主力,主导售价2000-4000元的消费级VR一体机。 中低端机型采用传统手机芯片,性价比更高(仍以高通为主)。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上半年发布并推出的VR头显均未采用国产芯片。

在屏幕方面,三星、LG等国外企业在OLED屏幕技术上取得了突破。 与国内京东方相比,我们在更符合元界行业的高品质屏幕技术上还存在差距。

在软件方面,相比于硬件方面国产原创设备仍在延伸的状态,国产软件基础平台的处境更加惨淡。 目前,所有对外开放的、用于VR开发的主流软件引擎中,几乎没有一个属于中国。 Epic Games的虚幻引擎4已经占据全球商用游戏引擎80%的市场份额,成为全球主流内容开发厂商的必备工具。

资深IT分析师孙永杰表示,Meta、微软、英伟达等全球科技行业巨头推动的这一轮元宇宙名义上给了行业一种乌托邦的感觉。 事实上,无论是在技术、产品,还是整体发展战略上,他们都做好了准备。 相比之下,在缺乏核心竞争力和整体发展战略的情况下,盲目跟风、炒作,不仅无法提升我们企业在元界相关行业的竞争力,还很有可能陷入陷阱。帮助他人降低相关产业的边际成本。

据不完全统计,元界概念所包含的技术80%以上被国外公司垄断。 如果国家继续炒作概念,不仅无法利用新的产业机会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还会拉低相关厂商的价值,不断拉大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