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科技观大奖 元宇宙抛开浮华

编者按:2022年,在元宇宙、AI、量子等诸多前沿领域,不仅是各大厂商和初创公司,更多的传统机构也会涌入。无论是对岸的Roblox还是Meta海洋,还是我们身边的AR、VR、脑机、算力,各种概念和产品纷纷涌现。 前沿技术领域卷起的商业旋风正在从上游向下游加速。 通过从虚拟到现实场景的应用,匹配现实需求和未来世界,在细分的商业赛道上洗沙,这是一个正在酝酿的巨大机会。 是“新潮流”还是被识破却未被揭穿的商业谎言?

 

2022年11月的一天,“虚拟宇宙之父”、《雪崩》作者尼尔·史蒂芬森跨洋视频通话,与中国读者交流思想。 与此同时,巨力维度正忙着更好地展示虚拟数字人AIGC平台“Cybactor”。

“即使某个天元宇宙的所有技术都已经完善,所带来的真实体验也仅仅来自于创造者的想象,千变万化的现实世界依然是一切惊喜的源泉。” 与30年前创建元宇宙时的傲慢相比,30年后尼尔·史蒂芬森变得更加谦虚。

连接现实与虚拟,从科幻小说到科技,被重新定义的不仅仅是尼尔·史蒂芬森。 虚拟宇宙不再只是一个赛博朋克文学或艺术概念。 当它具备生产力时:延续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基因,融合AI、5G、区块链、云计算、Web3。 这个目标注定要平息喧嚣。

宇宙动态行业元素有哪些_元宇宙行业动态_动态宇宙模型/

五粮花菜生活广告价_正宗53度纯粮茅台酒_每一滴都是老酒

×

三生与万物

2021年3月,游戏公司Roblox作为“元界第一概念股”登陆纽交所,首日市值突破400亿美元; 此后不久,社交巨头Facebook更名为“Meta”,押宝元宇宙的概念。

在中国,百度、腾讯、字节跳动等平台巨头已然入局,一大批中小初创公司涌现。 市场机构数量跟不上统计口径。 天眼查实时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1月,仅名称中含有“元宇宙”字样的注册企业就有800多家。

然而,在同一个虚拟世界中,不同的赛道是不同的,呈现给用户和客户的东西不能用“虚拟世界”这个词来概括。 数字人/虚拟人、VR/AR/MR、文旅元宇宙、3D设计等舞美、数字孪生、虚拟社交/游戏、智能引擎/平台等落地场景或产品背后,都是找到类似的公司和团队底层逻辑。

“利用AIGC技术,可高效、低成本地生成数百万张数字人像,产业价值达50万元。” Juli Dimension 希望通过 Cybactor 打造一个公众可以参与的元宇宙内容创作平台。 AIGC利用AI技术自动生成内容。 它是继UGC(用户生成内容)和PGC(专业生成内容)之后最新的内容生产方式。

UGC和PGC确认了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是同一脉络的两代人。

1994年4月20日,一条64K国际专线通过美国斯普林特公司从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中心接入互联网,实现了中国与互联网的全功能连接。 此后近30年,中国互联网产业快速发展。 基于技术和媒体的特点,对年轻的中国互联网进行了朝代分析。 先有PC互联网,然后有移动互联网,现在又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

同样的转折点还有巨力次元。 2017年,时任公司CTO(现任公司CEO)的赵天奇意识到,数字孪生和虚拟化身将是下一代互联网平台沉浸式体验的关键。 此后,Juli Dimension从人工智能2D转向3D平台,果断转型为数字人类研究方向,尽管当时还没有提出元宇宙的概念。

每一个新时代的起点,大胆预测是实现目标的第一步,元界是继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之后的第三次互联网生产力革命吗? 得益于AIGC技术的落地,元界在数字人、VR/AR等具体应用层面呈现出跨越式增长。

深沉的节奏

让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高级数字人,让每个人都能在虚拟宇宙中体验沉浸式创作。 聚力维度的长远规划,也是每一个元宇宙公司的愿景。

“数字人作为元宇宙的重要实体和生态,作为交互中介,将用户的情感与VR、AR等硬件设备连接起来,未来将为我们的生活和生产带来更多便利。”凌云光说。专注于机器视觉和光通信。 开展业务,以光场技术为核心,打造集光场建模、动作捕捉、XR拍摄于一体的数字内容制作平台。

光场技术作为能够利用多维光学信息实现高分辨率成像、超景深成像、可渲染动态重建的通用底层技术,对于先进制造能力、遥感测绘检测等产业升级至关重要。能力,以及Web3.0数字内容制作产业。 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北京河图更关注元界基于虚实空间融合、数字空间运营、统一用户门户构建的全栈能力建设(IAAS+PAAS+SAAS)。

具体到实施场景,通过大规模高精度3D地图构建、数字空间基础设施建设、数字内容创作与运营、资产管理交易等技术能力,北京河图在数字城市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文化旅游及博物馆、商业地产、党建教育等多个行业实现了导航、文化再现、文物修复、氛围渲染、游戏社交等应用。

据悉,凌云光在数字人领域(含影视制作)与腾讯、央视等行业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央视春晚、刘德华“云”节目《牛起来》、北京冬奥会元宇宙冰雪嘉年华《灯光之夜》、电影《疯狂的外星人》等均得到了凌云光底层科技产品的支持; 北京河图的虚实融合技术已在北京西单商圈、大栅栏商圈、北京中轴线、敦煌莫高窟、大唐不夜城等商业文旅场景落地。

不同的路线通向同一个目标

专注于内容的数字人从业者已经形成了不同的风格,而外界更为熟知的VR/AR行业则走了一条曲折但始终向前发展的路线。 2016年被称为中国“VR元年”,但这个细分市场却经历了起起落落,从繁荣到平静,从跌入低谷到重新提速。 在元界二次催化下,VR/AR行业表现更加稳定。

早在2012年谷歌发布Google Glass时,灵犀微光创始人兼CEO郑宇就关注到了AR赛道。 尽管当时郑宇还没有从北京大学光电学院毕业,但他认为Google Glass的显示效果与他的预期相差太远。 毕业后,郑宇创立了灵犀微光。

作为一家专注于核心AR设备光学引擎的制造商,灵犀微光综合研究了市场上的各种解决方案,发现AR眼镜大多采用三种类型的光学显示技术:自由曲面、BB解决方案和光波导。 BB方案虽然力求与普通智能眼镜看齐,但受限于固定光路原理和体积,存在几乎无法克服的原理问题; 自由曲面方案在显示面积、透过率、亮度等方面的表现并不理想。

因此,灵犀微光认为,阵列光波导技术比同类技术类别更加成熟,显示效果更接近物理彩色显示。 AR眼镜的终端解决方案仍然需要从光波导中寻找答案。

Nreal,同样属于AR赛道,专注于世界。 2020年9月至今,Nreal已陆续在韩国、日本、欧洲、美国等市场实现商业化,并将于2021年11月携手中国移动咪咕推广AR。 国内市场内容生态的发展。 2022年第三季度国内消费级AR眼镜市场,Nreal以34.5%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 在美国和日本的亚马逊平台上,Nreal继续占据智能眼镜品类销售榜第一名。

在消费产品层面,连接AR眼镜、手机厂商、电信运营商、AR内容生态全链条是Nreal的战略规划。 该公司认为,AR的第一个核心场景是智能投屏或者袖珍巨屏,首先眼镜必须很轻,佩戴起来很舒适,不受使用场景的限制,而且要小巧轻便携带。 同时,还要获得非常好的显示效果,这要与目前任何显示产品相比较。

生存法则

PC 解放了计算能力,互联网解放了连接性。 然而,移动互联网世界也有弊端。 所有信息都仅限于二维屏幕。 Nreal希望用AR来解放体验。

“目前市面上的AR眼镜产品并不是都能够达到袖珍巨屏的标准,只有达到这个标准,用户才会做出选择。” Nreal的用户规则也是元界其他公司急需解决的生存之道。

作为上游零部件制造商,灵犀微光想要直接获得市场反馈并不容易。 如何为AR设备市场提供一整套可靠的AR眼镜参考解决方案,从自主研发的AR眼镜参考模型阿拉丁零,到系统化打造“阿拉丁系列轻薄AR眼镜参考模型方案”,灵犀联手产业链中下游共同开启AR光波导全商用进程。

凌云光相关人士认为,虚拟世界还处于探索阶段,虚拟现实的效果还不能满足人类沉浸式的视听需求。 给虚拟宇宙的体验者一个真实的感知。

同样令人担忧的是凝聚力维度,“虽然以数字人为中心的产业技术已经处于成熟阶段,但与其相关的数字内容却处于极度稀缺的阶段,即元宇宙的内容严重不足,比如虚拟空间搭建、虚拟角色设计、虚拟社交游戏等,以及围绕这些元素构建的新商业模式,如元界营销、元界电竞、虚拟偶像运营、虚拟展览等。”

但面对未来,元宇宙的人们都是有希望的。 Juli Dimension预计到2022年底,将依托元界程序和综艺节目,实现数千个数字人的应用。 “只有让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高级数字人,让每个人都能在元宇宙中体验沉浸式创作,元宇宙才能迎来真正的爆发和突破。”

北京商报记者 张旭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