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陷入停滞这次不能怪罗永浩了

文字 螺旋实验室田园

 

编辑丨坚果

官宣回归科技圈半年多后,罗永浩似乎再次展现了自己的“行业鬼”气质。 他所潜心钻研的AR技术领域今年以来不断走下坡路,不少大厂都传出了相关业务领域调整的消息。

罗永浩此前曾公开回应过“魔鬼灯论”的话题。 老罗说,“网上有人说这个行业黑社会,我完全不同意这种说法,更多的是时间上的巧合。”

罗永浩曾涉足手机、电子烟等多个创业赛道,但遗憾的是,都遭遇了行业寒冬,直到转战直播赛道才好转。 我所欠下的债务足以攒下足够的资金重返科技行业。

但这一次,罗永浩在AR领域重新出发,似乎又陷入了魔咒。 很多大公司已经开始改变风向,让这条赛道的未来变得不太明朗。

1、元界不再香了

进入2023年,虚拟宇宙泡沫的破灭变得越来越明显。 志在赢得虚拟宇宙的两家互联网巨头相继传出取消相关业务线的消息。

今年1月初,有消息称腾讯XR业务已停止运营。 近日,有消息称,腾讯已正式解散XR团队。 团队下属9个中心的约300人将获得两个月的缓冲期,以寻找内部或外部的机会。 。

从去年至今腾讯XR团队的相关进展来看,应该已经出现了业务收缩的迹象。 去年10月,腾讯收购黑鲨手机案搁浅。 次月,腾讯XR业务负责人沉力也宣布辞职。

尽管腾讯回应称没有谈论解散XR团队,但也承认正在改变XR业务发展路径,并已做出相关团队调整。

与腾讯一样,另一家大公司字节跳动也在进行业务调整。 旗下虚拟现实品牌PICO近期进行了新一轮人员优化,约15%的员工受到影响。

快手的元界业务也在今年2月宣布搁浅。 元界负责人马英武宣布辞职。 马英武在朋友圈发文称:“项目的合并或关闭是大公司的正常业务。 在降本增效的环境下,决策逻辑很正常。”

国外的元宇宙玩家的生活并不如意。 首当其冲的是Meta,它的名字已经被改了。 股价缩水后,Meta 2022年营收也出现历史性下滑,净利润暴跌31%。

微软和苹果也在重新评估Metaverse的商业前景。 据外媒报道,微软于今年2月解散了仅成立四个月的工业Metaverse应用团队。 苹果原定于去年发布的头戴式显示设备再次被推迟。

就在一年多前,元界还是备受追捧的创新风口,但如今,ChatGPT已经成为新的潮流代表,昔日的宠儿已成为过去。

2. 元宇宙还缺少什么?

由于某个人的进入,行业陷入低谷,这当然是一个笑话。 作为行业“追风者”的代表,罗永浩早年建过网站,后来加入手机行业,还曾短暂涉足过电子烟。 这些创业经历虽然都以不理想的方式结束,但也有闪光的时刻。 。

从老罗以往遇到的行业低谷来看,有的是政策原因,有的是受到大环境的限制。 不过,他这次进军虚拟空间领域,似乎起步太早,没有等到市场。 。

中国电子工业标准化技术协会理事长王连胜在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早期市场预期和炒作过高,导致元宇宙产业在真正落地之前就已经火爆起来。”

王连胜还强调:“目前,元宇宙产业还处于概念和原型阶段,实施大规模商业化还为时过早。”

现阶段,大公司选择战略性收缩Yuanverse业务。 其实逻辑并不难理解。 当商业化前景不明确的时候,没有必要做更多的试错,因为在资金实力和流量资源上,我们可以充分利用优势,等到行业更加成熟后再进入该领域来收获。

罗永浩在宣布涉足AR领域后,其实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即这个行业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成熟。 2022年6月,罗永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强行推销产品的企业,每次销售肯定都会亏本。 业内普遍预计五年左右商业化条件将基本成熟。

罗永浩和他的团队目前所做的就是用五年左右的时间窗口和每年几千人的项目量来打造一个消费级的产品。

纵观目前市面上的一些产品,字节跳动的PICO虽然硬件水平还过得去,但还没有产出爆款内容产品。 这使得该产品虽然功能很酷,但却缺乏持续留住客户的基础,最终沦为“科技大玩具”。

腾讯放弃收购黑鲨,苹果推迟发布头戴式显示设备。 也许他们看到了这个行业不成熟的一面。 与其在无知中探索,不如让友好公司的子弹飞一会儿。

3. 技术世界并没有什么新鲜事

近年来,科技圈似乎形成了一个怪圈。 每年都有新产品或概念诞生,吸引各大公司参与竞争。 然而,这股热潮往往来得快去得也快,用户还没有等到回归。 不知所措,下一个所谓的“风口”已经涌动。

2021年初,ClubHouse走红,带动一批“声音概念股”暴涨。 音频社交网络在全世界流行起来。 国内不少企业也宣布将打造中国版ClubHouse。 然而仅仅半年后,这股“音响热潮”就迅速平息。 原产品的每月下载量下降至数十万。

2021年下半年,随着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将公司更名为Meta,元宇宙的概念在全球流行起来,不少公司宣称将在这一领域进行重注。 但截止到今天,各大公司元界业务的现状已经如上所述。 投机者和趋势追逐者都准备离开。

现在,同样的情节正在 ChatGPT 上上演。 看来,挺身而出追赶潮流的公司,还是当年的那些公司。 但结局能否逃脱过去的“魔咒”,恐怕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看到真实的故事了。

回顾以往的行业经验,这些趋势神话终结的原因也大同小异。 起初,大公司想亲自结束,甚至摆出了All-in的架势。 但尝试之后发现,由于各种内外部原因,短期内无法增量贡献,甚至可能拖累主业,所以选择退居二线,寻求其他参与方式。

这些新技术、新产品的诞生往往具有一定的超前性,否则也不会引起如此大的市场期待。 然而,一旦这种预期变成长期的蛰伏,一些企业可能就不愿意看到了。 到达。

当罗永浩宣布不再从事AR工作时,他设定了为团队留下五年的最初目标。 他一方面在打磨产品,另一方面也在等待行业红利期的到来。

“行业鬼灯”已经如此苏醒。 那些希望通过元宇宙实现短期增长的大厂商也应该思考一下,自己为元宇宙设定目标的时候是否真的太仓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