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元宇宙是一个炒作的概念还是真正落地了

宇宙相关知识的科普网站_科普宇宙行业元素分析_元宇宙行业科普/

如今,“元宇宙”这个词随处可见。

去年10月,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押注于Metaverse,并将其社交网络公司更名为Meta。 一时间,关于虚拟宇宙的讨论甚嚣尘上。 百度指数显示,近六个月关键词“Yuanverse”整体日均搜索量为26,568次,环比增长6,213%。

虽然元宇宙很受欢迎,但目前公众对元宇宙的概念、应用、前景和风险的理解仍然是模糊和抽象的。 教育元宇宙的理想应用场景和目前的实施现状是什么? 教育元宇宙目前还面临哪些问题?

1.什么是教育虚拟宇宙?

“元宇宙”到底是什么?它真的存在吗?

扎克伯格曾表示,“元宇宙提供的数字平台和媒体让人们感觉更加身临其境、身临其境,让人们感觉仿佛置身于互联网上,而不仅仅是从侧面参与。 元宇宙可以给人们带来全新的在线社交、工作、教育、娱乐、购物和创作体验——沉浸感和临场感带来的美妙体验。”

从学术角度来看,今年1月,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在其《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中对元宇宙给出了更为详细的定义。

“元宇宙是一种虚拟与现实融合的新型互联网应用和社交形态,融合多种新技术而产生。它基于扩展现实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基于数字孪生技术生成现实世界的镜子,基于区块链技术构建经济系统,将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会系统、身份系统上紧密结合,让每个用户都可以生产内容、编辑世界。”

什么是教育元宇宙?

元宇宙与教育的结合可以理解为元宇宙在教育领域的应用。 它为教师、学生、管理者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创建数字身份,在虚拟世界中打通正式和非正式的教学场所,让教师和学生在虚拟教学场所进行互动。

2. 三种理想应用场景

“我的梦想是让孩子们在家就能进入全息投影世界,向AI虚拟人学习。” 这就是科幻作家郝景芳构想的元宇宙的美丽景象。 “虚拟宇宙将是整个人类文明的卷入,并将把人类引向死胡同。” 这是科幻作家刘慈欣对元宇宙意义的质疑。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虚拟世界态度,美丽的虚构与现实的对立。

事实上,元宇宙并不等同于VR虚拟现实,而是构建了一个与物理世界和现实世界完全不同的数字世界和虚拟世界。 在虚拟世界中,人们并不是以数字账户参与元宇宙,而是像现实世界一样拥有独立的数字身份,并可以制定自己的规则在元宇宙上起作用。

当虚拟世界遇上教育,两者之间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情境教学、游戏教学、教师培训是目前学术界和科学界相对乐观的教育元宇宙的三个理想应用场景。

“同学们,想象一下,你们在……”这是老师在语文课、历史课、地理课上经常用的一句话来引导学生想象。 在虚拟世界中,学生将不再需要老师的口头指导。 他们可以立即进入史前世界近距离观察恐龙,在盛唐的街头与波斯人做生意,甚至可以游览马里亚纳海沟底部的珠穆朗玛峰。 在山顶自由行。 教育元宇宙对现有教育最直接的改变就是情境化教学。

在情景教学模式中,学习者可以佩戴VR终端进入教师预先创建或选择的教学情景,使用头戴式显示器、耳机、手柄、数据手套等交互设备进行多人在线基于探究、协作和实践的综合学习活动。 此外,学习者还可以进入不同学科或专业的课堂,通过全息视频、全景直播等技术连接远程教学场地,基于真实场景进行实时可视化在线教学和课堂互动。

扎克伯格对教育元宇宙在情境化教学场景中的应用提出了一些富有想象力的想法。 “学生不仅可以近距离观察不同的恒星,学习天体物理,还可以穿越到某些历史节点和场景,了解历史进程。”

另外,由于游戏是虚拟宇宙的原型,两者之间的关系也是密不可分的。 网络游戏的很多特点与元宇宙非常相似,如虚拟经济系统、强虚拟身份、强社交、自由创作、沉浸式体验等。因此,游戏化教学成为教育元宇宙的另一个理想应用场景。 。

教育元宇宙支持的游戏化学习可以理解为利用VR、AR、MR、人工智能、脑机接口等技术,以学习为最终目标,以沉浸式游戏为主要手段,将知识与娱乐融为一体的方法。 集成以实现真正有趣的学习方法。

例如,学生可以选择不同特点的游戏角色、不同难度的游戏角色、不同风格的游戏场景、不同类型的游戏主线,在不破坏游戏框架和学习的情况下,创造性地运用多种方法和途径来完成游戏任务。 。 如果达到目的,就可以享受创建游戏角色、延续游戏主线等超级权利。

除了情景教学、游戏教学之外,教育元宇宙的另一个理想应用场景是创设教研情境,辅助教师培训。

与前两者相比,教研情境更接近真实的课堂教学,可以模拟各种真实的教学事件,如教学活动的准备、师生之间的问答、学生的课堂违规行为等。同时,利用教育元宇宙创建的教研场景具有可重复性,可以大大减少培训场景构建的时间和成本,使教研培训成为常态化活动。

3、市场优先,实施难度大

总体而言,目前国内外对教育虚拟宇宙的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相关理论研究较少,市场先行研究较多。

科技公司是最先嗅到元宇宙机遇的公司。 2021年3月,全球公认的“元宇宙第一股”Roblox登陆纽交所,点燃了投资者的热情。 尤其是2021年10月之后,随着Facebook更名为Mete,微软、苹果、腾讯、华为、字节跳动等国内外知名科技公司纷纷布局元界相关产业。

就在今年2月10日,整合“元界”的教育科技公司Invact Metaversity完成首轮融资,估值超2亿元。 Invact Metaversity将传统教育模式与虚拟世界的特点相结合,致力于将虚拟现实(VR)和游戏化体验应用于教育服务。

虽然国内教育科技企业尚未出现大规模投融资案例,但不少头部企业也频频发声抢占排行榜。

科普宇宙行业元素分析_宇宙相关知识的科普网站_元宇宙行业科普/

从教育元宇宙的实施轨迹来看,目前教育元宇宙的探索大多集中在高等教育领域。 纽约大学建立了一个采用 AR 技术处理的 NYU 校园。 纽约大学的名称和标志悬浮在空中。 教学楼的每一层都有自己的名称来显示其功能,绿色图标显示入口。

此外,纽约大学还有新玩法——在元宇宙举办艺术展,展示3D视频艺术作品;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我的世界》电子游戏中建立了虚拟的布洛克利,还原了学校的每一个场景,并举行了在线虚拟毕业典礼; 斯坦福大学于 2021 年推出了首个面向虚拟宇宙的课程。

国内清华大学于2021年10月正式启动“元界特别计划”,以“一客元界”为主题,利用Roblox(Roblox与腾讯联合成立的专门针对中国用户的公司)等技术载体进行概念设计表达和呈现未来科技馆、未来博物馆、太空探索、未来城市、文化遗产等方向的设计作品。

元宇宙在高等教育领域展现了其巨大的应用潜力。 但客观地说,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研究界对元宇宙在教育领域应用的研究和探索还处于起步阶段。 相关研究成果大多是实证假设和设计,元宇宙的实施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缺乏顶层设计和评估机制是教育元宇宙实施的首要问题。

目前,我国尚未对元界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做出系统规划,缺乏明确的发展目标和市场机制。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政策支持VR、AR在教育领域的应用。 比如,“十四五”规划中提出,未来五年将VR、AR产业列为数字经济重点产业之一,这些只是纲领性政策。 目前,各学科、学阶段的教材内容及VR、AR教学方式的适配还缺乏系统的安排,没有形成统一的方案。

其次,亟待突破教育元宇宙底层支撑的技术难点。 当前的网络技术虽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仍然存在不足。 比如5G网络不够普及、人工智能不够智能、虚拟现实不够沉浸、增强现实与现实融合不够、人机交互不够自然等。

此外,目前校园课堂的VR、AR教学应用产品主要以科普体验为主。 很多停留在演示和简单互动阶段,对课程教学内容的深入研究不足。

最后,教育虚拟世界还存在较大的伦理风险。 从隐私角度来看,在资本控制的虚拟世界中,如何保护个人隐私数据、如何合理收集和存储学生数据是一个难题; 教育虚拟宇宙源于具身互动、沉浸式体验以及对现实的“补偿效应”。 成瘾的强烈风险也是一个问题。

有人说2022年是“元宇宙元年”,也有人戏称“万物皆可元宇宙”。 元宇宙是真实的变化还是伪概念?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就像郝景芳和刘慈欣一开始的看法完全不同,但无论怎样,新一轮的全球科技革命正在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