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远而地球近 互联网时代元宇宙的价值和机遇

2021年被称为“元宇宙元年”,各行各业都开始给自己赋予“元宇宙”的概念,想要搭上这趟“顺风车”。Facebook更名为“Meta”、国内互联网巨头如腾讯入股“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字节跳动砸下50亿人民币收购VR创业公司Pico,互联网巨头们的种种行动足以表达对于元宇宙概念的强烈信心。 

那么,在科技界人士看来,元宇宙这一概念意味着什么?是非理性的、带有炒作意味的追捧还是能为普通公众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下一代互联网”?1月15日,由航天宏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时间主办,光明网承办,中科华数信息科技研究院协办的以“畅谈元宇宙 探索地球科学”为主题的“智慧地球大讲堂”首期沙龙正式举行。知名业界学者和企业代表从遥感卫星、数字孪生、混合现实等前沿科技出发,探索新兴技术如何为构建元宇宙贡献一己之力,并大胆展望了元宇宙的浩瀚未来。

何为元宇宙?元宇宙+能否1+1>2?

堪称2021年度热词的“元宇宙”究竟是什么?其实元宇宙一词源于1992年美国著名科幻小说家尼奥·斯蒂文森撰写的科幻小说《雪崩》,书中描绘了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网络世界——元界,现实世界的人在元界中均有一个网络分身,现实世界中的人通过VR设备与虚拟人生活在一起。元宇宙英译为“Metaverse”,其中Meta表示超越,Verse代表宇宙(universe),合起来意为“超越宇宙”。这也是Facebook的新名字“Meta”的由来。

目前,业界将元宇宙定义为虚拟时空间的集合,它由一系列的增强现实(AR)、虚拟现实(VR)和互联网(Internet)所组成。元宇宙是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且高度互通的虚拟世界,使用了诸如AR/VR、云计算、AI、5G 、区块链等新兴技术。

据清华大学2021年发布的《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元宇宙产业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具有新兴产业的不成熟、不稳定等特征,存在诸多风险点。那么,业内专家如何看待元宇宙目前的发展呢?在1月15日的沙龙上,中国科学院院士龚健雅在致辞中表示,人工智能、区块链、5G等新兴业态是发展数字产业化的重点;是构建城市的数据资源体系、推进城市数据大脑的建设、探索城市的数字孪生、建设数字中国的必经之路。而这些,与现元宇宙的概念不谋而合,因为它们恰恰是元宇宙的基石也是实现的手段。

图:中国科学院院士龚健雅致辞

在《元宇宙》丛书作者易欢欢看来,疫情作为巨大的推力,让人们的生产生活从线下迁移到了线上。大家发现游戏、办公、社交等场景线上都可以完成,这也给虚拟世界的创作带来更多灵感。在虚拟世界中通过数据创造出的各式各样的数据资产,未来可以与区块链进行结合,创造出更多的未知领域。他还表示,元宇宙当前处在初期发展的阶段,一个新的时代刚刚开始,元宇宙将从游戏渗透到社交,并且人类活动都会元宇宙化,但是这条路道阻且长。

悉见科技创始人刘怀洋畅想了在元宇宙中“云旅游”的画面。“我们可以基于地球打造一个三维世界,用到虚实共生的混合现实技术,可以创建无数个平行世界中的宫殿,大家可以在其中学习工作,不亦乐乎。”刘怀洋说道。

图:悉见科技创始人刘怀洋

目前,无论是ICT、AI、VR/AR等新兴科技企业,还是银行保险、工业制造等传统行业,都不乏想为自己贴上元宇宙的标签。但是元宇宙与各行业的结合能否像互联网+、5G+一样迸发出巨大能量呢?还未成型的元宇宙尚且不能给我们答案。

如何看待元宇宙的未来?它与数字孪生有何区别?

在圆桌论坛环节,多位业界专家围绕元宇宙诞生的底层逻辑和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以及云计算、大数据、5G、数字孪生等技术的应用,融合空天地对地观测与导航为代表的空间信息技术与元宇宙怎样结合等进行了深入交流。

在清华大学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高级研究专员李栋看来,元宇宙的出现恰逢其时。因为相关的技术日新月异,的确到了积累和爆发的点。另外城市经济导致社会结构发生变化,大众更加依赖远距离的在线服务。但是从过去社会对新技术的接纳程度来看,它未来必然还需要再经历一个成熟的过程。

“互联网最初诞生时也是一项新兴技术,我们如今回看互联网最初诞生时人们的愿景与理想,会发现和二三十年后的今天还是存在很大差异的,所以我认为元宇宙在真正落地以后,我们才能更好的去期待它的发展。”李栋分析称。

图:清华大学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高级研究专员李栋

北京大学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邬伦则不禁感叹新兴科技的概念发展之快。他表示自己最初在城市实验室做研究时,并没有数字城市的概念。然而数年过去,数字城市演变成了智慧城市,智慧城市演变为数字孪生城市,这说明技术是在呈螺旋上升发展的。未来元宇宙不光需要技术的不断积累发展以及交叉融合,同时也要看需求和机遇。

作为遥感与信息系统的专家,邬伦长期从事智慧城市以及数字孪生的研究。邬伦在接受中国科技新闻网采访时表示,数字孪生与元宇宙还是有很大区别:“元宇宙作为平行宇宙是可以随意去创造的,而数字孪生则是真实世界的映射,它比真实世界还真实。我们利用数字孪生技术去采集一栋大楼的数据,随后可以通过数据对于大楼进行更好的管控。但是元宇宙更像一幅画或是一种艺术。”

从能耗需求来说,元宇宙对计算量的需求异常庞大。如果人类未来真的需要成百上千倍的提升算力,如此庞大的能源应该如何获取?如果人类过度沉浸在元宇宙的虚拟世界里,是否可能会对现实世界产生失望,加剧社会矛盾?

对此邬伦指出,数字孪生城市通过信息的分享可能会带来资金流和利润的增长,花费多少算力都是值得的,但元宇宙目前更多的是让人们“换个世界思考”。如果只是某个公司打造了一款元宇宙的游戏,那么影响范围不会如此之大,只是愿意玩的用户去进行了沉浸式体验,这只是企业的自发行为。

“各大公司的元宇宙游戏也可以像复仇者联盟那样进行互通,大家用区块链进行身份认证。也可以让它们与现实世界存在一定关联。”邬伦说道。同时他也指出,打造这样一个元宇宙到底需要多少算力?它究竟能创造多少价值?目前来看,元宇宙提供的可能更多是娱乐价值,但是未来元宇宙的发展谁都无法完全预测。

邬伦还表示,可以把元宇宙看成是“加强版互联网”,互联网可以让网上银行转账更便捷,也可能会让普通民众面临被网络的风险。

的确,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对于元宇宙,我们不能一味的跟风进行“炒作追捧”,也要警惕打着元宇宙虚拟房地产名义进行的炒作和投机行为,我们应该关注的是元宇宙究竟能为我们的生活带来哪些切实的改变。